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雷霆凶威!》。

”石秀雪眨着眼道:“陆公子真的不生气?”陆小凤道:“我怎顾道人恍然道:不错,朱二爷当然不会要一个有凶手嫌疑的人做

空闻道:

“自古两军相遇,卒子先行,没有主帅先出的道理。静空她们身为青莲弟子,这也是她们的本份,请常大侠不要对青莲派的家事说三道四。”

“什么?”常空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厉声道:

“她们是卒子?你是主帅?你们是士兵吗?谁给你的权力让她们去送死?”

空闻不再理她,转身离开,常空从后一把抓住她的肩,一拳击在她腰上,把她打倒,又提起抵在树上,道:

“我可以杀了你!你这样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前面的人听到后面吵闹,一齐跑过来,宁凤娇见常空抓着空闻,把她按在大树上,惊道:

“常大侠这是为何?怎么和道长打了起来?”

丁秋云道:

“常空,你干什么?快放开她!”

空明厉声道:

“常大侠是想窝里反吗?怕了罗汉会想拿我们邀功?”

“呛!”的拨出剑来。

道远道:

“我早说知道这常大侠表面一副君子样,实则小人一个,你看现在原形毕露了。”

宗明喝道:

“闭嘴!”

空明对静空等人道:

“快救掌门!”

静空等人迟疑了一下,静空道:

“师父,常大哥不是这样的人,有误会罢?”

静慧道:

“常大哥你快放手呀,咱们自家人怎么打起来了。”

空明持剑上前,常空把空闻放开,也没说话,牵着丁秋云的马上路。

宁凤娇过去扶起空闻,道:

“道长勿怪,常大侠只是脾气急了些,性情又有些古怪,往后你说话小心些,免得冲撞了他。”

空闻脸色铁青,整理了一下衣衫,和众人又上路。

常空和丁秋云走在前,丁秋云皱眉道:

“你怎么回事?怎么又针对起她来了?”

常空不答。

众人一直上前,一路翻山越岭,路上又搭营露宿。

天气寒冷,静慧得了伤寒,走路已走不动了。空闻一把抱起她背上,路上又亲自给她煎药,常空一直没和她说话,见她对静慧这样关怀,心中也有一些感动。心中只是奇怪,她前面见到静虚静清等人身死时哭得真心诚意不像做戏,怎么现在又命令弟子们冲在前,是也吓到了还是尝到了权力的滋味?

一行人又行了几天,天色又暗了下来,大雪将至,空闻对众人道:

“快点赶路,又要下雪了,到前面镇子再歇息。”

众人加快脚步,就在这时,天空有了异样,常空抬头向西南天边望去,如烟花一样,一道白色的亮光从天边划过长空过来。

众人都停下看着天空,静空道:

“那是什么?谁家大白天放烟花。”

常空脸色变了,道:

“你们做防御阵势。”

宗明喝道:

“快点,宗真道远你们和道姑们一起,大家不要散开,高手来了!”

空闻宁凤娇等人也脸色惊异,和众人奔到一起,齐拨刀剑,排成几排面对前方静慧也拨剑站在众人之间,道远也加入他们,静玄内伤已愈大半,也抽剑下马和众人站在一排。

方龙重伤未愈,一直是道远一路照看。此时方龙坐在常空马上,也挣扎着下地。丁秋云见道远舍下方龙去和静空等人站在一起布剑阵,只得扶着方龙下马,立在他身旁保护他。宗明看到了,对道远喝道:

“去保护你师兄!”

道远这才面色苍白的提刀过来和丁秋云一左一右护着方龙。

那道白光来到前面高空之中,直坠而下,“轰”地落在众人前方几十丈外。此时连睛几天,地上干燥,冲击波激起灰土冲了过来,顿时沙土弥漫,草木飞舞,宗明空闻等人剑阵之前,双掌向前推出排开雾尘。

只见雾尘之中一个黄衣人缓缓走了过来,身子壮实,手提钢刀,中等高矮,面罩一块灰布。

静慧颤声道:

“刚才那道白光是人?”

常空运出真气剑,对后面众人道:

“你们不用上前,此人我一人对付,如我不敌,你们就逃命去罢,宗明大师,你们也不要上前。”

宗明应了。

常空身子飞起扑向那人,双手抱着真气剑凌空劈下,那人也双手举刀相迎。

“喀!”的一声,如山崩地裂,那人脚下方圆两三丈之处下陷成个凹坑。冲击波和灰尘和刚才一样直冲向宗明等人,宗明在前,运掌推开。静空静圆站在剑阵两边,被波锋带到,身子旋转着差点摔倒,急忙使千斤坠稳住。

常空和黄衣人刀剑相击,四周树枝上的积雪瑟瑟而下。

黄衣人的面罩已被真气震碎,露出面容来,原来是个汉人模样,黄脸无须,方脸,四十岁上下,。

两人身法都快,化成一道青影黄影,在空地上往来飞腾。

常空内力不如此人,好在有无极功相助,身法诡异迅速,剑法精妙。那人刀法十分凌厉,招式简洁凶狠没有多余动作。

常空已挨了两刀,好在这几日内力又恢复了一些,身体自愈速度明显加快,伤口的血已可回流伤口,伤口一会时间就自愈。对方内力虽比自己强,却不能自愈,常空在他腋下刺中一剑,那人只好运气封住血脉,但真气运行就受了影响。

那人元神运起,肉身和元神合一,元神之光透过眼睛和身体,身体发出淡淡的白光,眼睛如灯笼一样发亮,已看不见瞳孔眼珠子。<没想到了,他这人挺难接触的,一般情况下不做生人的生意。”

“我用两句话跟他换来的……”

扶九听王长生讲了下跟唐昆接触的过程,最后皱眉说道:“你跟他也算是认识了,以后交往不交往你自己衡量,唐昆我没接触不好下定论”

“嗯,我心里有数,行了,你送我回去吧,这个罗盘你尽快找人送回山上,让六师兄修复出来,我还挺好奇的呢曾经执掌这罗盘的地师,会是哪一位”

一个多小时后,钟鼓楼附近一条回民街,唐昆坐在一家大排档里,桌子上放着几瓶啤酒一碗拉面还有十几串羊肉,他吃的满嘴流油脑袋上都是汗。

“吱呀”店门推开,走进来个精瘦的男子,拉开他面前的椅子坐了下来,伸手拿起几串肉撸了起来,唐昆笑道:“你轻点的,你看这铁签子都让你撸出火星子来了”

“咕嘟,咕嘟”精瘦男子咽了嘴里的肉,拿起啤酒灌了两大口,然后一抹嘴巴子说道:“他从你这里走后,打了一辆车后跟一个人见了面,还聊了挺长的时间,是长安城的九爷”

“扶九啊?”

“嗯”

唐昆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抹了抹嘴边的油渍,拿起啤酒跟对方碰了下,皱眉说道:“他跟扶九还认识呢?按理说他来我这买东西不应该自己来啊,他要是跟这扶九一起过来,我怎么着也得卖给这位九爷一点面子,没必要费这个事啊,你看出来他和扶九大概是什么关系了么?”

“我又不是火眼金睛,看两眼也瞧不出他们是搞基的啊,还是有血缘上的关系,不过我就看到是扶九后来送他回到了一个小区,临走时还在一水果店里给他买了些水果和几瓶水,亲自给拎上去的”

唐昆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就有意思了,别看扶九很会做人,人情世故也整的挺明白,但他的江湖地位摆在那里呢,不管是哪个地方来的大佬也不见得让他能用这种方式来对待,这个人啊要么是扶九家里的亲戚子弟,要么呢就是跟他有某些亲近的关系”

“嗯,差不多就是这是这么回事吧”精瘦汉子打了个酒咯,朝老板要了碗拉面,然后问道:“我要不要继续盯着他点?”

唐昆想了想,摇头说道:“不用了,你盯着他太久了自己都容易漏,到时候适得其反就不太好了,暂时不用管了”

“妥!”精瘦男子又起来一瓶啤酒,低着脑袋小声问道:“东边那里什么时候过去?坤哥,这过完年了,那边也要开化了,土地解冻了,咱按说好的三月份左右过去?”

唐昆叹了口气,伸手摆弄着桌上的铁签子明显有点烦躁和闹腾,心里一直惦记着王长生说的三月之期,但东边他是要非去不可的。

“等等的再说,我先研究研究,还有两三月的时间呢,来得及……”

于此同时,长安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之前和扶九吃饭的中年和青年坐在一起泡了壶热茶,年岁稍大一点的叫杨明堂,轻一些的叫杨近中,和王长生在岭南因为徐木白而解决的两个杨家子弟一样,都同属杨公风水的传人。

不过要论在杨家后人中的地位,杨明堂和杨近中的位置则稍微靠近了金字塔一些,他俩属于正儿八经的直系子弟,杨上堂则属于旁支了,不过祖上都是同一个太爷爷,到后来杨明堂这一脉发展越来越大,逐渐执掌了杨家,杨上堂那一支就稍显势微了些。

杨明堂领着儿子杨近中在年后来长安,首先是出于两天后的集会,其次是他们要南下去查查杨上堂失踪的原因,两个大活人无声无息的就没了,这种事对杨家来说肯定是不允许的。

在秦岭以北地界,整个风水市场中有七八成左右的份额都是被杨公风水给垄断了,但凡在这边接生意,活动的风水师其中得有六成左右都跟杨家或多或少的有关系,要么本来就是家族中出去的子弟,要么就是祖上跟杨家学过风水术,后来哪怕是单做了见到杨家的人也会叫声大师傅的。

往后两天,王长生去了长安城的很多地方,也是第一次以观下行走的身份,去看了这座城。

尽管王长生去了很多的地方,但他唯独没有去城外几十公里处的那座始皇陵。

陈青山当初离开昆仑观的时候曾经提醒过他,有两个地方,能不去就不要去和尽量不要去。

陈青山告诉王长生能不去就不要去的地方是始皇陵,这座千古第一陵以他如今的道行还瞻仰不了,这座皇陵里的大阵和风水,会让他一不小心就陷进去。

至于那个尽量不要去的地方则是燕京城。

两天后的下午,扶九有事在身,派了一辆车过来接王长生,前往长安城外的一座庄园,所谓的集会今个晚些时候会在这里举行,王长生来的时候庄园里已经停了不少的车子,这个集会跟什么名流聚会,商业论坛还有慈善晚会完全是两个性质,来的人穿戴上很少衣着光鲜靓丽,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穿着道袍身背拂尘的道士,也有几个手拿木鱼的和尚,年纪多数都是四五十岁以上,年轻的面孔则倒是很少。

王长生进到庄园里的一栋建筑,司机告诉他扶九人在楼上见客,他可以随便逛逛,要是不愿意就去楼上歇息,王长生对这种场合特别的陌生,也比较反感自己身处在一个他们都在聊着天,我却谁也不认识的场合里,莫名的会有点尴尬,加上他本来就不善与人交际,于是就走到角落里正想要坐下等着扶九出来时,就感觉身后有一股清香飘了过来。

王长生一回头,就看见徐木白走了过来,他略微有点懵的问道:“和尚和道士的集会么,你怎么来了?”

“我是女施主,不能来?”徐木白义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第一丝太阳照入房间。

  张小河猛地睁开眼睛,麻利地翻身起床,穿上鞋,背上小包裹,来到了林寒雨床前。

  “这么早啊,晚一点吧。”她把被子紧了紧。

  张小河就像是一个想去赶集的孩子,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寒雨,守在床边一动不动。

  感知到他还没有走,她睁开一只眼睛,正好看到他的这幅可怜样。

  当即,她的脑袋有些疼痛,无奈她掀开了被子,说道:“行,现在就走,去外面等我。”

  张小河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寒雨,你真是个好人。”

  他兴高采烈地走出房间,到了门口等她。

  大概半刻钟功夫,林寒雨背着一个小袋子,从小屋里面走了出来。

  “走了。”招呼了张小河一声,就自顾自走在前面。

  他紧随其后,两人一起走向了某个方向。

  应了张小河的请求,林寒雨要带着张小河去铁网看丧尸。

  虽然他能够猜到,丧尸是高级文明的手笔,但是他并没有大意。

  今天去看丧尸,一方面为了了解丧尸的具体情况,另一方面则是满足他的好奇心。

  就目前而言,张小河的好奇心要远大于求知欲。

  因此才会搞得,像是去动物园一样。

  前几天下过雪,山上山下都是厚实的雪。

  踩一脚下去,整个小腿都要陷入雪里面,一路跋涉艰难无比。

  虽说雪厚实,但也也不是真的踏实,一脚踩下去很可能踩到坑里面。

  这要是平地还好,要是山里,准得踩空摔下山。

  因此他们走的是平地,宁愿绕路走山下,也不想冒险抄近道。

  如此一来,速度方面肯定慢,走了好几个小时,才逐渐听到一些低吼声。

  张小河站在原地,一听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妈呀,真是丧尸,跟动画片里的一样。”之前都是在电视里面知道丧尸的,没想到现实里面竟然真的有。

  “谁家动画片播丧尸啊……”寒雨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动画片播丧尸,不怕吓到孩子吗?

  “那动画片多好看的,我记得是里面有一集,里面有个丧尸恐龙兽,可吓人了。”张小河情绪高涨,还没见他这么高兴的时候。

  “……”

  林寒雨一时语塞,“恐龙丧尸能跟人一样吗?丧尸都是人变的,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灾难。”

  与他的兴奋截然不同,林寒雨完全高兴不起来。

  起初对于丧尸,她是害怕,慢慢地不怕之后,又觉得很可悲。

  从前的亲朋好友,如今却失了智的攻击他们,着实让人心里不好受。

  然而张小河并没有感觉到,他依旧兴奋得很。

  加快步子,走了一阵。

  终于,张小河看到前面有一张高大的铁网。

  铁网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铁料。

  不知道经历多少严寒,可那一张网,丝毫没有破损的痕迹。

  一张张毫无血色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伤口,可是这些伤口不流血,也不腐烂。

  无数的丧尸拥挤在网外,一个个丧尸犹如血海中的恶鬼。

  他们也像是疯了的野犬,撕咬着狂叫着。

  即便在远处,张小河看到之后,还是后颈发凉。

  咝~好冷。

  “把手给我抽出去……”

  林寒雨一双冰冷的手,直接插入张小河的后衣领,直接让他爽翻天。

  “别啊,我手冷。”她笑嘻嘻地说道。

  “我也冷……”说完,张小河毫不犹豫,手掌就要深入她的衣领。

  不过,寒雨动作极快,一个闪身躲过。

  还不忘得意说道:“弄不到我。”

  她扮了个鬼脸,调戏着张小河。

  “岂有此理,不给你些教训,还以为我好欺负。”

  两人扭作一团,似乎连网外的丧尸也受不了他们。

  一声声嘶吼,打断了他们的玩闹。

  张小河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连忙说道:“别闹了,先办完正事。”

  寒雨这才不情愿地,松开被她压在雪地上的张小河。

  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张小河指着铁网说道:“我们走近些看看。”

  不管以后怎样,现在先了解丧尸,准是好事。

  两人走到铁网近前,张小河内心隐约不安。

  “你怕啥呀,拦在外面又进不来。”

  张小河死死抱着林寒雨,腿肚子直发抖。

  即便是那么恐怖的原生体,他都没有怕过。

  对于丧尸的恐惧,更多来源于刻板印象。

  “感染者不谓生死,他们吃人肉喝人血,见到人就攻击,被他们咬中还会变成丧尸,可怕得很。”

  张小河一边说着,一边打着颤。

  “嗯,你说的都对,不过少说了一点,无论人们藏在哪里,他们都能发现。”寒雨补充道。

  张小河一听,人都傻了,“敢情我说的都是真的啊,还躲不了他们……”

  一想到自己躲在地下室,然后地下室被丧尸围住,他被抓出来吃掉,心里就瘆得慌。

  尤其是现在没有卡牌傍身,他就更加心虚。

  “我从前最喜欢躲在地下室,要是有丧尸,我就死定了,还好我们那里没丧尸。”庆幸之余,张小河更多的是害怕。

  即便他是卡牌师,但是卡牌师也是肉体凡胎,感染了也得变成丧尸,他很怕。

  “你们那是哪?”寒雨忽然问道。

  “北疆靠近南疆的地方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张小河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呢。

  “这里就是北疆,离得这么近,你们那里应该也有感染者吧。”寒雨随口说道,观察着铁网外的丧尸。

  张小河一愣,语气不敢相信道:“南……南疆?我之前可是在北疆啊。”

  他有些糊涂,竟然到了南疆,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对啊,就是南疆,我其实也是感染者,但我是良性变异,丧尸都是恶性变异。”寒雨语气平常,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张小河脑瓜子懵懵地,人都傻了,他到底是怎么来到南疆的。

  “不行,我要回北疆。”他还要去北疆中心呢,虽然现在到了南疆,也一定要去。

  “去北疆?你凭什么去?外面都是丧尸,你出去他们就吃了你。”

  她还没有听说过要去北疆的,这不是找死吗。

  “我一定要去,我还有事没有做完。”张小河不曾忘记大叔的话,大叔临死前的交代他依然牢记在心里。

  “得嘞你要去也可以,手伸出去让他们咬一口,良性变异就有能力出去了。”她一脸坏笑。

  可张小河却像是听到了一种希望,纠结一会之后,伸出手。

  寒雨连忙把他的手拉了回来,嘴里骂骂咧咧道:“不想活了!变成丧尸你必死无疑!”

  她没想到,他还真敢这么做。

  “什么事这么重要,命也不要了。”林寒雨埋怨着,扛着他往回走,生怕他着急了做错事。

  “我必须要去做的,你不用管我。”张小河纠结得很。

  “不行,你不能送死,你是我的仆役,要听我的。”寒雨说什么也不愿意放下他。

  张小河沉默半晌,忽然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现在是……”

  他顿时大惊失色,“竟然过去了五年!已经迟了……”

  大叔跟他说过一个时间限制,过了这个时间,再去北疆中心就没有用了,如今时间已过。

  林寒雨倒是很高兴,笑着道:“那太好了,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有些彷徨,又有些放松。

  就在这个时候,他不再去想从前的事。

  无论是大叔的话,还是老树的请求,他都不打算再去想。

  毕竟以前的自己已经死去了,现在的他要为了自己而活着。

  张小河眼睛微微闭上,睡了过去,他浑身都力气都没有了。

  “哎呀,你怎么这么沉。”寒雨像是扛了一头猪一样,虽然她气力大,还是觉得沉。

  人在没有力气的时候,其实是很沉的,而人在死的时候,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张小河断送了过往的自己,那个天天想着别人的自己,现在他有了新的生命,活着也是为了自己。

  回到小屋,张小河从睡梦中醒来,浑身充满了力气。

  他从床上爬起来,就去找林寒雨。

  不一会,他在厨房找到了她。

  “你醒了啊,我还以为你要尸变了呢。”锅里炖煮着一些东西,她随口说道。

  “你这话说的……”她说的很直白,就像是北疆的人面对死亡一样,或许在南疆尸变就是人们最终的归宿,张小河很快理解过来。

  “我其实想找你聊聊。”张小河说道。

  “聊什么?有话就说。”寒雨小心翼翼地照顾着锅里炖的伙食。

  张小河坐到灶前,帮着忙照看柴火。

  组织好语言后,说到:“我想问一问南疆的情况,我也跟你说说北疆的情况。”

  “原来是这个,小事。”寒雨爽快答应,说道:

  “南疆一开始就是丧尸灾难,在人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身边的人忽然变异。”

  “人们身边的家人朋友,忽然疯了一样撕咬向他们,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座接着一座城市完全沦陷。”

  “极少数幸存者发现,无论他们躲到哪里,都会被丧尸找到。”

  “就在人们都觉得毫无希望的

天晴了,阴暗的天在台风消失后变得异常明亮,但依旧是诡异的青色,如遮天蔽日的青色帷幕,一望无际。

一条高楼林立的街道,被大风拦腰刮断的大树和大大小小的门店都浸泡在了水中,凭借警报声抗议的汽车早就在积水漫过车顶的一刻偃旗息鼓,水面上漂着断了的树枝和零散的物品,还有不少垃圾。

十数米高的广告牌上,一个倩影仰倒在上面,湿漉漉的米灰色长发,被雨水打湿的黑色作战服,正是路璇。

她仰望着天空,眉毛上雨水流过眸子,使得......

”叶开道:“这世上每天都有很重价来买孔雀翎的人,一动有很喝完了,他把杯子从口中放回桌。他平生从末被人如此辱骂,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雷霆凶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轮忆

悠悠忘忧

轮忆

冷月梦殇

轮忆

书海一逍

轮忆

大神之姿

轮忆

糖十二

轮忆

断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