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百臂》。

众人大惊失色。

李心雨:“不可能!我亲眼看见那支箭射穿了昭云的喉咙。”

暗探:“李姑娘射的那位将军不是昭云,是庄豪,庄豪确实是死于当场。”

李赫不敢相信:“怎会是庄豪?我亲眼看见荆军捡起那个将印,交到昭云手上。”

暗探:“小人打听过了。荆军捡到那个将印之后,本来是要交给昭云。经过庄豪面前的时候,庄豪拦截下来,正要亲手转交给昭云,李姑娘就一箭把他射死了。”

李赫心想:“庄豪那个蠢货,好死不死,抢那个将印干嘛?坏我大计,真是死有余辜。”

暗探接着说:“小人听荆军私下议论,庄豪平日里就爱溜须拍马,鞍前马后的奉承昭云。没曾想,这次竟做了替死鬼。”

众人听完,唏嘘不已。辛炎感叹:“这都是命,昭云命好。庄豪自作死,拦都拦不住。”

第二天,李馈带着众人在城中巡视。城墙多次毁坏,将士们伤亡过半。另一边,昭云为庄豪举行了葬礼。一清点,荆军已是伤亡过半。

过了两日,昭云再次向信政进发。李馈在城墙上远远望见荆军,无奈长叹:“我军伤亡惨重,已是强弩之末,此番已无力对抗荆军。不如,我们弃城而逃吧。”

李赫沉思半晌:“李大人,不如我们做两手准备。你马上组织将士、百姓,随时准备从北门撤离。我一个人留下,拖住荆兵。”

李心雨急了:“李大哥,不如你跟我们一齐一起走吧。你一个人怎能拦住荆军?”

李赫微笑回答:“心雨,你放心,我有分寸。如果形势不妙,我自然会逃走。我没那么傻,自不量力,和荆军硬拼。”

于是,李馈带着大部队纷纷向北门聚集。李赫独自留下,大开南城门,还在城门口摆了张床。然后,李赫躺在床上,安睡起来。

昭云领军来到信政城下,见城墙上不见豫军踪影,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李赫一人躺在城门前安睡。昭云连忙示意三军止步。

申春不解:“昭将军,还等什么?城门大开,就李赫一个人躺在那里,还不趁此良机,冲上去把他宰了?”

昭云沉吟:“城门内外空无一人,如此诡异。李赫多谋,豫军必有埋伏,我军不可妄动。”

申春:“既有伏兵,那我们就撤了?”

昭云摇头:“不急。且让我试他一试。游将军,麻烦你射李赫一箭,探探虚实。”

游基遵命,走出队列,瞄着李赫弯弓搭箭。李赫从眼缝中瞄见游基正准备射杀自己,吓得心中通通乱跳:“惨了,竟忘了游基还有此一招。小命要紧,我还是快溜。。。……”

说时迟那时快,李赫正要翻身逃跑,游基已经松开弓弦。突然,天上划过一声雄鹰的长啸,游基一惊,手下稍稍颤抖,箭矢偏了半寸,贴着李赫肚皮划过。

李赫暗自庆幸,索性继续躺在床上装睡。昭云一看,对众人说:“李赫如此镇定,周围必有伏兵。今日暂且作罢,我们还是趁早回营好了。”于是,荆军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缓缓退却。

李赫见荆军走远,长舒一口气:“书上都是骗人的,空城计哪有那么容易?幸亏我命大,下次还是不玩了。”于是,李赫命人关上城门。

三日后,信政城中将士经过一番休整,伤者已痊愈大半。另一边,昭云听说竟是中了李赫的空城计,恼羞成怒,挥师攻城。豫军在城墙上拼死抵抗,连李赫等人都上了前线,亲手杀敌。

守城之际,荆军一支冷箭,将城楼上的擂鼓手射杀。李心雨不避箭矢,捡起鼓槌,亲自擂鼓。豫军见李心雨一介女流,尚且如此英勇,于是三军振奋,力阻荆军于城下。

姬燕见此情形,命令弓弩手瞄着李心雨的后心,万箭齐发。李赫在一旁看见,急忙穿过人群,从地上操起一副盾牌,用身体护住李一堆变异体。

  罗克南向前轻轻一跃,然后猛地一踩地面,如同一道黄色光柱从地底而出,射向远处,路途上的所有障碍全都化作齑粉。

  赤鬼反应最快,背生双翼直接挡在罗克南前面,被直接带着顶飞出去,一路撞碎无数树木,岩石迸裂土地生痕,一旁的一堆变异体直接被风压卷飞出去。

  风妖被林木林缠上了,无数疾风卷着奔向远方,念魔刚想出手,藤蔓直接包裹全身,一朵朵向日葵生长而出。

  念魔的眼眸是灰色的,藤蔓和向日葵上面的黑烟刚漫出不多就尽数化作红色的灰烬随风飘散。

  白映人也消失了,他借着晋升二等的强大精神力,直接顶着柱间和刺客还有自身的预兆力量以及幻具装甲四重防护,直接冲进了被冲的四分五裂的变异体群里面。

  “吼!”白映刚用手刺穿了一只糅合变异体的身躯,将其中的杂质力量尽数吞噬,就被一只头生双角的巨虎一掌拍飞。

  本来是不应该躲不开的,那声虎吼让他无法动弹。

  一巴掌被拍飞出去砸到一棵树上,白映顺着树身滑下,大量史莱姆、街溜子已经从身边具现而出,牛哥也在他身边出现。

  柱间依旧在他身上,白映刚刚被拍的那一瞬间,柱间伸出几百只细小的手臂分散了大半的力量,要不然白映非得吐血吐成人工喷泉。

  白映当初在血月世界面对二等变异体猎头鹰的时候感到的是自己的弱小,手段众多也没有什么用,他也明白了,在真正的力量差距面前,旁门左道真的没什么用。

  想杀你的可不会在乎你的手段恶不恶心,它只想要你的命。

  随着精神力的大幅度提升,召唤物的质量也大幅度提升,白映之前还以为实力没多大长进,没想到差距这么大。

  牛哥身上多了一套盔甲,额头上多出了一只很长的角,手上的巨斧也大了一半,身上的气息沉重的恐怖,那是一种纯粹的压迫感,生长到七米高的身躯产生的巨大压迫感。

  这样的牛哥也只是比那只二等虎怪高一点点,两只巨兽冲撞在一起,又是极大的动静,牛哥一斧头劈空落在地上,地面被犁出来一大道痕迹,虎怪一巴掌拍来,牛哥只来得及侧过身用盔甲挡了一下,身子就飞出去砸穿了几棵树。

  如果光头强存在的话,那他一定是狂喜的,这种程度连熊大都救不回来。

  把莫名其妙的想法丢出脑海,街溜子正欲接近虎怪,虎怪就向牛哥奔去,爆炸怪只能在后面吃尘土,白映身边地面上有太多黏人的召唤物,如果虎怪接近反倒是它的死期。

  气源刺穿地面,白映伸出双手开始感知着第一层心境。

  第一层心境的力量是色,相较于第二层的形,第一层的色是预兆力量升华的直接力量,白映甚至可以操纵第一层心境来对召唤物进行加持。

  因为不能对柱间进行加持,所以白映刚刚才发现这个功能。

  只能说是临时抱佛脚了。

  一声巨响传来,白映只感觉有人拉了他一把,自己就飞了出去。

  又是一只飞禽变异体,很小的秃鹫,双目甩着红光,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异。

  白映感觉有点头晕,察觉到热流,往头上一摸,手上全是血,仔细摸摸,脑门上被开了一个指头粗的洞。

  柱间通过心境空间给他传递了虚弱的意思。

  就刚刚那一下,如果柱间是生灵的话,柱间濒死,白映轻伤。

  伤口不算很深,产生的影响也有限,白映只感觉有些头晕,他忍着疼痛召唤出刺客,刺客身上有黑色的气焰盘旋,手上多了一把短刀。

  白映只感觉眼前一闪,什么声音都没听到,一抹血光就凭空出现……

。由是权倾一时,言者结舌。其同僚袁三位要到那里去?离弦箭杜云天,早已

二人一齐转身,站到了聂庚生一边。

只是退后一步的聂伯雍,却再次退后了一步,看了看沈深、又看了一眼聂庚生三人,却没有说话。

“聂伯雍,你要走?聂镜如只是一个废物,死了也就死了,你若再退后一步,我会禀明家族,对你执行人想要一探究竟。

  而且,身后的数十人也格外恐怖。他们虽然无法御空飞行,但战斗力却格外恐怖。轻而易举的打破执法者的防线。

  就比如,一位恐怖的青年男子。

  不过,这还不是最刺激的,最刺激的是身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百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十二那年

星云战火

十二那年

花开时

十二那年

如闻

十二那年

落叶微兰

十二那年

蒹葭深深

十二那年

寂月皎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