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短命》。

曰:“山薮故多奇士,沈麟士,黄叔度①索尔仁尼琴曾说:宇宙有多少生命,就有多少中心。可多数人并

泽龙军和禁卫军的高级将领纷纷拔剑相向,互相辱骂,眼看就要在主厅打起来。

熊克迪想要喝止,又觉得自己应该站在禁卫军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王泱取出熊奇的佩剑,沉声道:“诸位,先王之剑再此!何人敢目无王法!”

声音不大,却震慑心魄,对峙的众人纷纷立剑于地,单膝跪地,齐声道:“为王前驱!死不旋踵!”

这是锷国军将对国王的正规军礼,只有在国王拔出佩剑,彰显军威时,才用到。

王泱叹息道:“绝地里到处是毒虫流沙,无水无食,大王西狩之路上,万般艰难。一路西行,众皆亡。越过绝地之时,只有我和禁卫军两人保护大王艰难前行。

此时已经断水三日,大王虚弱。两位禁卫军先后以热血奉大王,为大王续命,牺牲。最后我也以血奉王,请大王继续前行,最后倒在沙丘之下。”

说着展示了左手手腕上的疤痕,这是曲凭割腕放血留下的。原本在王泱使用曲凭的身体时,满血复活疤痕消失了,这是用亘能临时复原出来的。

人家曲凭的确是忠心护主,总不能让他白白献血牺牲。

众人听了都紧握剑柄,深深感动。王泱走了一圈,把手腕上的疤痕展示给每一个人,禁卫军将领都有些羞愧的低下头。百里衡等人看了都热泪盈眶。

熊克迪老泪纵横道:“曲正卿和我们禁卫军都是一片丹心向大王,玄鸟可鉴!你们不可再无礼了!都起来吧!”

众人起身收剑归鞘,重新坐定,但是两军矛盾已经彻底爆发,再无缓和余地了。

王泱继续道:“等我醒来时,已经是躺在一个蛮人家里,浑身无力,无法出声,每天昏昏沉沉的,被蛮人喂水食。三日之后方才可以发声,询问他们是否救了大王。

蛮人摇头,说只看到我倒在沙丘之下,没见到大王。我急着去找大王,可惜无法行动,只得以佩剑为酬,请求蛮人去找。

两日后,蛮人在沙漠里找到了大王,可是大王已经毙于道路了!我在蛮人的村子休养数月才勉强恢复,临时安葬了大王和两位禁卫将军。

之后一直在蛮人村庄求生,直到三个多月前,大兄和曲三曲四倒在大漠时,被打猎的蛮人发现。曲三曲四得救,可是大兄他……”

忽悠到这里,挤出眼泪来,做悲痛难忍状。百里衡,野制霖,唐定江,梅截远等发小自然完全相信了,悲伤的安慰道:“四公子,人死不能复生,您千辛万苦从绝地逃生,身体虚弱,千万不要伤了身体!”

禁卫军的人自然没有全信王泱的一面之词,但是死无对证了,不信也得信。

那原都督出列跪地道:“曲正卿,末将刚才听闻大王回归玄鸟之乡,心神激荡,以致对正卿口出荒谬之言,请正卿责罚!”

王泱摆手示意自已不在意。

原都督突然拔剑斩下自己左手小拇指,道:“末将毁谤正卿,自罚一指,以正军法!”

熊克迪大惊,连忙呼唤医者,来给血流如注的原都督包扎。

  既然是斗器,那就自然会有评委裁判,随着凡摩尼一声邀请,他身后的观礼台上缓缓走出了三道身影,再次引发了众人的惊呼。

  “那位是天熔街的【诸葛大师】吧!!”

  “还有他旁边那位,一身火鬃,面如骏马,难道是那位传说中【火鬃驹】一族的炼器至尊?叫,叫什么来着?”

  “蠢货,那就是【马融】大师啊!”

  “真的是马融!!”

  在场的许多人或许对炼器界的大佬们并不了解,但是就听那些炼器师们的欢呼就知道这个马......

听了瑶红的话,擎王看向落梅,神色威严,“你,过来”。

  落梅一颤,恐惧望向擎王。

  擎王目光陡睁,“我说,过来”。

  落梅恐惧,擎王的脸好像无限放大,可以轻易踩死她,她动都无法动。

想到那注定狗血的画面,力气又重新伴随氧气回到了周大少的身体。

摇醒了怀里的小猪妖,周大少情不自禁地笑了,一边踩上最后的十几级台阶,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断绝关系的时候,到底要多少钱才算合适呢?”

陆小凤:所以死在火窟活得也并不全然无奈,”可是她已走了。灯光还亮着,。倒水的少女用一双媚而有威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短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大学风水师

白糖奶兔

都市大学风水师

咬春饼

都市大学风水师

蒋牧童

都市大学风水师

梁七少

都市大学风水师

唧唧的猫

都市大学风水师

风沫星辰